檐北

存稿中~~弄完就来波一次性诈尸

【凹凸乙女】假如你生病了

雷狮(口上逞强却还是关心)

 “生病了吧?该!我在你在之前逞强,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”雷狮左手端着刚刚熬好的药,推开房门,一脸嘲讽地看着床上把自己捂成粽子的你。

 “不是吧,咳咳...我都这样了,你还嘲讽我?”你哑着嗓子一手抽出旁边的纸随后扔进垃圾桶里。

 “行了,把药喝了吧,别到后来病重了,又过来哭唧唧的找我”雷狮走到你身旁将手中的药递给你,示意你将药喝掉。

 “大哥,商量商量?咳咳...不喝行不行?”你皱着脸看着面前乌黑的药,感觉死神正在不远处看着你,对你说“喝呀喝呀,你喝呀”。

“哦?你感觉呢?唉,真是可惜我手上的李子了”雷狮装作很遗憾的样子,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一个通红的李子,饶有兴趣地看着你渐渐明亮的眼眸。

李子李子李子!!!!我最爱的李子!拼了!你似壮士断腕一样,深吸一口气端起碗灌下去,然后抢过雷狮手中的李子狠狠地咬了一口,享受着香甜的气息取代药的苦涩充满口腔。

雷狮看着你的一系列的动作,无声地笑了笑。看着你有些犯困的样子,低头轻轻吻了一下你的额头。

 

——《拿你怎么办好啊?宇宙海盗的珍宝可不能这么虚弱啊,所以快点好起来吧》

 

 

 

 

嘉德罗斯(一个突然失去梦想的九岁孩子)

 “渣渣不愧就是渣渣...诺,这是药,赶紧喝了”你家的小霸王嘉德罗斯端着一碗药,强装冷酷不去看你,却还是不忍心看着你这般虚弱,只是透过余光看看你。

 对于嘉德罗斯难得的直面关心,你还是有些受宠若惊,但你还是屈服在你那皮的要死的性格,趁着自己虚弱的时候皮一下。

 你将药喝到只剩一口的时候,将它还给了嘉德罗斯。

“还剩一些,你不喝了?”嘉德罗斯将碗接过去,有点疑惑的问

“不不不,嘉德罗斯,这药挺好喝的,你尝尝呗?”忍着嘴中的苦涩,说出十分违心的话

嘉德罗斯有点半信半疑地将碗递到嘴边,你猛地一起身,将药全倒进去。

于是......嘉·凹凸大赛第一·德·一个九岁儿童·罗·难得卸下防备·斯被一碗药苦的像一个失去梦想的孩子。

 

——《呵呵,等渣渣你好了后,我不打死你,我就不叫嘉德罗斯(其实还是舍不得)

 

 

格瑞(同样的事情,不同的结局)

 他会在你昏睡在床上的时候守着你,会在每天早上给你一碗温热的药,知道你不爱吃苦的东西于是放了一颗糖在你身旁...

 但是!这依旧改变不了你想像嘉德罗斯太太一样想皮的心!于是!

 “嘿嘿嘿,格瑞”

 “怎么了?”

 “这药挺好喝的,你尝...”尝呗。你端着一碗药谄媚的说

 格瑞走到你面前抬手就将碗底的药喝了,看着你一脸“我曹怎么这么顺利”的表情还有你转身蹦哒蹦哒地去找嘉德罗斯太太炫耀的背影,眼底盛满了温情。

  

 ——《嘉德罗斯的夫人都跟我说了,药很苦,但是这可是你生病以来难得的高兴啊》

 

 

 

 

 

安迷修(温柔的骑士先生)

 “小姐?小姐你没事吧?要在下给小姐拿些甜的东西吗?”

 安迷修半跪在你床边,担忧地看着在床上躺尸的你。

 “没事没事...安迷修的女人绝不认输!”你撑着自己费力地说出这句话。

 “真是的...小姐,明明都这样了就不要故意逗我笑了”安迷修看着你笑了笑。

 “在下去看看药好没好”安迷修起身,你却伸手拉着他。

 “小姐这个时候就不要逞强了”

 “不要不要就不要,我要你在我身边”你难得的向安迷修撒娇还做出一种“你走我就哭给你看”的表情

 “......好吧”安迷修原地待了几秒还是答应了你的要求

 达到目的的你放下从刚开始紧绷的神经,沉沉地睡下去。

 “唉...明明是小姐让在下陪着你的,现在却睡着了”安迷修从不远处搬来一个凳子,轻轻地放下,生怕落下的声音吵醒你,他握着你的手,在你手上烙下一个吻。

 

  ——《药什么的虽然很重要,但是小姐可是我心中的第一啊》

 

 

 

 

  这篇来自一个蠢作者,大夏天还感冒!还热伤风!(看着旁边成堆的纸团,内心复杂)哪怕是夏天,大家也要注意身体啊,至于文中的一些BUG...就就就这样吧...嘉德罗斯和格瑞来自我和我妈...

 我:妈,这胖大海好难喝啊,能不能不喝?

 我妈:不行!

 我:那你尝尝?

 我妈:(抢过,猛喝一口)...还好,就是有点淡,多加点就好了

 我:(看着面前半杯的材料)???友尽!

  对,就这个...至于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梗重复了...你就当我一时脑抽吧...

至于有什么文笔的缺点请私信,谢谢!(日常比心)


评论(7)

热度(202)